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题热点 > 合作交流

台湾之行——感悟人文、感悟传统

台湾之行——感悟人文、感悟传统

时间:2014-04-20    作者:傅思泉    来源:文法学院新闻中心    阅读次数:

来台湾已有三个礼拜,此时,我已无初到时的新奇与兴奋,反而能平静地坐下来,泡杯香茗,提起笔回顾这几周的点点滴滴,特别是让人印象深刻的人文传统。
一、建筑中的人文
还记得刚到台湾时,经过一天的辗转,晚上七点多才到阳明山下,顺着蜿蜒盘旋的山路进入一个简单刻着“中国文化大学”铭牌的阴暗小路,再穿过杂乱的小摊商铺,才来到目的地。刚下车时只觉得凄凉寒冷,树影婆娑中狂风呼啸而至,一派萧瑟之景。如今漫步校园,再无当日陌生恐怕之感,反而越发感到古朴淡雅的学校中那种令人熨帖的人文之美。

作为台湾“最高学府”——海拔410米,当旭日东升时,整个中国文化大学的古典风格建筑便一览无遗,无论是教学楼还是宿舍楼,都建造的古色古香,山林掩映中处处亭台楼榭、雕栏画栋,有如来到了皇家园林,楼不为“楼”而称“馆”,再配以饱含文化意蕴的“大贤、大典、大忠、大孝”之名,更透着儒雅韵味;同时,各条林荫大道都冠以古代文化之名,如“孔子大道、庄子大道、中庸大道”,徜徉其中,文化气息扑面而来,久而久之,很容易让人获得古典文化的熏陶与启示,而到傍晚时分,远方辉煌的落日景象仿佛给这一切划上了圆满灿烂的结尾。

我常觉得,正是这种独特的建筑风格和人文景观形成了中国文化大学的“中国文化”特色,而这种建筑理念和教书育人的理念结合后,沉淀下来的就是这所大学的文化和传统。

这种建筑理念在台北也四处可见,如台北的故宫博物院、国父纪念馆、中正纪念堂、国家大剧院等等,一应的金顶飞檐、华表耸立,处处直白而骄傲地诉说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坚持。
因此,当我再次经过朴实不起眼的学校铭牌时,就会自然生发出“山不在高”的由衷感叹。

 

二、生活中的人文
来之前,我们总听说台湾人的素质高。初来乍到,就有深深体会。刚到的晚上我吃完饭返回住所时迷路了,询问两名学生,这两名学生担心我拐弯抹角找不到,直接在冷风中一路送我到所住的楼下,着实让人感动。
而最让我们惊奇的是坐公交时,当人们从前门下车时会自然地对司机说声“谢谢”,而司机也会不厌其烦地回声“谢谢”,有时司机兴起之时,会跟乘客聊天,或致以热烈欢迎词,乘客鼓掌感谢,这一切仿佛有种家长里短的感觉。
此后,我细细观察,这种礼貌与友善不是偶尔为之,而是已经融入习惯,浸于骨子里的,比如路上询问行人时,行人绝无一脸防备猜忌之色,而是热情仔细地解答,让人如沐春风。
我想,中国自古被称为文明古国、礼仪之邦,国人从小在蒙学经典、四书五经中的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“一日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”“凡是人,皆须爱,天同覆,地同载”的熏陶中懂得礼义谦让之道,反映在表面就是对他人——无论男女老弱——发自内心的尊重,这种尊重沉淀下来就是一种人文关怀,而这种关怀在台湾处处可见。
比如最基础的公共交通系统:车站四处可见清晰的残疾人交通指南;公交车上每排座位都有下车按铃,乘客不必大声吆喝就能顺手提示司机;在公车停车或拐弯时车前车后的电子显示屏上会向其他车辆提示“刹车、左拐”等等许多人性化措施。
此外,随处可见购物、乘车时人们依次排队的情景,井井有条,全无推攮挤塞的情景;上电梯时人们自觉站在右边,把左边空给需要赶路的人;耳边最常听到的面带微笑互相“谢谢”的场景等等。
这种人与人之间自然而然的相互尊重、互相体谅的场景让我们真是羡慕,因此,当我在观赏了美轮美奂的台北2013菊花展后,当晚回到住处却看到山东济南哄抢数千菊花、现场一片狼藉的新闻后,心里就有一种刺痛,这种鲜明的巨大反差总是让我们反思大陆何时才能处处再现这种“温良恭俭让”传统美德?

三、教学中的人文
来台湾三周时间,更关心台湾的教学,因此我感兴趣地听了四场讲座和十一门课,从法学、文学到心理学、英语教学、对外汉语教学等,听完之后,颇有感触:
第一,坚持中文传统内容。限于自己专业,我着重听了文学院的两门课:《大学国文》和《国学概论》。《大学国文》是全校大一新生必修课,开一年,4学分。与台湾其他高校不同的是,其他高校或多或少会丰富现当代的经典名作,而中国文化大学则是清一色的古典文学,从老子、庄子、韩非子到诗经、礼记、史记,从人文思想到人文趣味,执着于厚重的国学经典,带给学生最深厚的中华韵味;而《国学概论》更是煌煌恢弘,从《易经》《中庸》《大学》之道一路通达唐诗、宋词、元曲、明清小说,长达三年的教学时间,将整个中国古典文学一并纳入其中,而不是蜻蜓点水、浮光掠影般欣赏,这厚重的底子该让多少大陆学子汗颜。

第二、教学方式传统,教学内容开放。听了许多人文理论课,让我们这些大陆的老师颇为自豪的是我们的课件制作能力,我们会用丰富的幻灯片,设计华丽的动画效果,再配以精彩的图片视频,将学生最大程度的调动起来。而这里的许多老师更多遵循的是“一人一书一讲台”的教学方式,老师手握课本,边走边讲,就算做了幻灯片,也多是把课本内容搬上去而已。这种场景让我想起古代私塾,夫子手执一根白尺,要求儒生摇头晃脑、齐声诵读的场景。这种教学效果自然见仁见智,但是,转头你又会觉的这些早生华发的老师摆脱华丽的动作效果,让知识以其最原始最质朴的形式展示出来的时候,这里面所坚持的传统是如此质朴动人。

另一方面,教学内容的开放性又让人大开眼界,年轻年长的教师在上课时总会插入一些社会话题,而内容尺度是如此之宽,同居、离婚、身体器官或其他更加敏感的对人本人性探讨的话题不加遮掩、坦然地穿梭于课堂之上,让我坐于其中噤若寒蝉

而另一个开放性在于全球视野的培养。受限于地理空间,老师们在讲课时很喜欢对比,“大陆”二字最常被提起,日韩、欧美则是着重强调。如听了四场不同的讲座,其中三场(“善耕台湾”、“大学生职场礼仪与形象”、“美国TA经验分享”)都是中英夹杂的演讲,老师们在台上不断给学生施加压力——今后面对的不仅是来自台湾本土和大陆的竞争,更多来自日韩、欧美的竞争,勉励学生要早作准备,迎接挑战。所以听到这,我就能明白为什么整个图书馆都是大批大批全英文资料的原因了。

第三、课堂随意,喜谈做人道理。这里的课堂自由随意,老师学生迟到可以说司空见惯,我听过的一堂英语课,老师晚来25分钟,学生若无其事,令我瞠目结舌,这种自由的教学氛围已有前人详说我就不再赘述。但让我感到非常有趣的是,老师们很喜欢谈做人的道理。许多老师讲着讲着,受到某种触动后就会插入各种“做人品德”的话题,毫不吝惜时间,或者严厉批评学生存在的行为举止错误,或者劝导学生应该注意什么等等,如一次听《甲骨文》课,上课不久,老师就开始批评学生不认真不注重思考,洋洋洒洒讲了20多分钟;一次听《<老子>解读》,老师突然批评学生晚上下楼没有顺手关灯,强调“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浪费国家的”。一个老师如此,两个老师如此,个个老师都如此,我想就是块石头也能把它磨圆吧,而这种坚持做人品德的教育贯穿始终,就培养出整个社会的基石公民的素质和素养。

这种“大学之道,在于明德”的教育不仅在课堂上,在学校许多细微处也能见到,如学生宿舍楼的垃圾分类,洗手间墙上的人生哲理片段,一切都在潜移默化中感染着学生,所以来到中国文化大学一个礼拜后,我惊异地发现校园路边竟没有一个垃圾桶,但是,路上却没有一张垃圾纸屑!

 

写在最后
其实,这三言两语难以说尽这几周的所见所闻,这种由内而外的感受需要浸入其中才能体会。许多来过台湾的人对这一切都赞叹不已,甚至发出“这才是真正的中国”的感叹,这种溢美之词虽有失偏颇,但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、人文情操无疑在台湾得到极好地展现。当然,由于时间短暂,我也难以一窥台湾全貌,特别是在现代社会开放思潮的冲击下,台湾如何维系和发扬这种人文传统,我希望继续探查下去,体会下去。
(审核/陈晓峰  编辑/余明姝)